主管:湖南日报社 | 主办:法制周报社 | 热线:0731-82272855
市州:
宽进严出的“e互助抗癌计划”
一市民携全家入会助患者抗癌  自己患癌却被拦在门外
  宽进严出的“e互助抗癌计划”
 

宽进严出的“e互助抗癌计划”

e互助平台公布的入会条件,其中注明了高血压患者能否入会的条款。

宽进严出的“e互助抗癌计划”

王某俐写的申请报告。
  法制周报记者 倪欢欢
  “加入平台很简单,帮助别人也很容易,现在我自己病了,申请互助竟这么难。”55岁的长沙市民王某俐说。
  王某俐所说的平台全名为“e互助-抗癌互助平台”(以下简称“e互助”),她曾通过平台帮助过300余名癌症患者。如今,她被查出患有乳腺癌,自然也就想到了e互助。
 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,该平台却拒绝了她的申请。她多次与平台方沟通却屡屡失败,无奈只好拨通了《法制周报》新闻热线0731-84802117。
  入会:让全家人均加入互助平台
  2017年7月,王某俐在朋友推荐下关注了e互助的微信公众号。
  公众号上是这样介绍e互助平台的:“中国最好的网络互助平台,用户加入方便,退出自由,一顿午餐的钱即可获得最高50万元的互助权益。”王某俐决定成为该平台会员,秉着关爱他人、保障自己的理念,参与了平台的互助计划。
  当时,王某俐得知自己加入的抗癌互助计划,互助金额最高20万元,每个会员账户上要保证有一定的余额。如有会员患癌申请互助时,每个会员平均捐助1元或2元,就能帮助一位癌症患者抗癌。
  “万一自己哪天遭遇不幸了,也能得到其他会员的帮助。”王某俐说,“账户余额几十元就够了。”如果余额不足了,会提醒会员充值,“加入平台比保险便宜,又能帮助别人。”
  此后,王某俐还把丈夫、儿子和儿媳都拉入平台,组建了“e互助—家庭保障”。
  加入平台的1年内,有300余名癌症患者申请了互助金,王某俐及其家人都给予了支持。“每次有患者申请互助金时,平台就会自动从我们的账户上划拨互助金。”王某俐儿子小杰说。每次划拨的金额不超过3元。
  记者在网络上查阅该平台,资料显示这是一个“专注于互联网互助的社群,为有爱心的健康人群提供未来不幸患癌时的资金援助”,会员为1岁以上、65岁以下健康人群,一旦患癌,即可享受最高50万元的互助金,互助金由参与计划的会员均摊,助人助己。
  e互助宣称,平台是网络互助模式的首创者,现有会员300余万人,为1659个家庭募集了超过2亿元的互助金。
  会员:患癌后申请互助却无法获批
  今年7月9日,王某俐被查出患有乳腺癌。昂贵的医疗费和化疗的副作用让王某俐寝食难安,她想到了e互助平台。于是拨打了e互助客服电话,告知自己需要申请互助。7月10日,平台审核部发邮件给王某俐,请她把病历资料寄去。7月13日,王某俐寄出了病例资料。
  两周后,审核部回复邮件,要王某俐补充材料。王某俐按要求补充了材料,将1年多之前的病例单、近3年的体检报告等材料一并寄到广州。
  8月3日,审核部邮件告知王某俐,e互助决定不予发起互助。理由是审核部查得她于2017年4月27日在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出院记录中显示:患者自述发现高血压6年余,最高血压达160/100mmHg,要坚持定时服用降压药物(具体药物不详),后血压控制良好。
  邮件中提示,加入计划前因慢性疾病需要长期(3个月以上)服药控制不符合加入条件,遂认为王某俐属于不予互助的情形。
  “因为您无法再获得互助,平台建议您退出计划(具体操作可咨询e互助客服),不再为其他会员承担互助义务。”邮件中最后建议王某俐退出该平台。
  王某俐既失望又有些气愤。她说:“加入平台很简单,帮助别人也很容易,现在我自己病了,申请互助竟这么难。”
  e互助审核部:有高血压不能发起互助
  对于审核部的决定,王某俐并不接受。3天后,她发邮件给审核部要求对方解释。
  针对审核部提出的高血压情况,王某俐解释,她在7年前更年期时有高血压,只是短暂服药,血压最高时也没有达到3级的标准。
  对于审核部建议她退出平台,王某俐不同意,她在邮件中表示愿意继续帮助更多的癌症病人。她认为,平台的建议,“多少有甩锅的嫌疑”。
  当天下午4时许,审核部再次回复王某俐,进一步解释不予发起互助的理由,强调王某俐不符合互助条件。王某俐回复邮件希望审核部再三考量。
  次日下午,审核部门给王某俐回复邮件,重申拒绝发起互助的原因:1年多之前,王某俐在医院就医时向医生口述自己有高血压长达6年多,并长期服用降压药物。
  王某俐于1个月后再次给审核部门发邮件,强调自己2017年病历本上的自述不实。审核部再也没有回复。
  “我没有审核部的电话,只有邮箱地址。”王某俐说,以前没跟平台工作人员有联系,根本不知道其他联系方式。
  e互助前台:审核部对外电话已停用2年
  王某俐告诉记者,当初推荐她加入平台的是湖南泛华保险代理公司的员工。在无法与e互助平台进行直接沟通的情况下,她打算寻求该公司的帮助。
  根据网络上关于e互助的简介,该平台由亚洲最大的保险服务企业上市公司泛华金融控股集团(FANH.lnc)发起,所有运营费用均由该公司承担,包括为所有会员提供技术支持、运营维护、实地探访、客服咨询等服务。
  10月上旬,小杰和妻子小燕两次到该保险代理公司说明母亲的情况,希望该公司能够帮王某俐发起互助。“能不能申请到互助,要看审核部门的审核结果,我们没有发起互助的权限。”负责e互助宣传和推荐的许某介绍,e互助的操作及资金管理等,由泛华金融控股集团旗下的一家科技公司负责,审核部门是该科技公司委托的“有专业资质的第三方”。
  许某建议王某俐将自己患高血压多年和长期服药不实的情况、原因,手写一份报告和体检报告一并交给他,他寄到广州的上级部门再转到审核部门。
  “我也不能直接与审核部门取得联系,只能帮到这里。”许某说。
  一周后,小燕接到审核部门的电话。工作人员告知,王某俐2016年的体检报告显示有高血压,平台不能发起互助,除非她有医院出具的证明其没有高血压的证明材料。
  “即使妈妈有高血压,但没有达到健康告知条款规定的3级或3级以上,怎么就不符合互助的要求呢?”小燕电话里质问工作人员,对方没给她满意的解释。
  记者拨打审核部门打给小燕的座机号码,多次尝试才接通电话。接电话的却是e互助前台客服。客服人员说:“如果您需要联系审核部,可以发邮件,收到邮件的审核部会与您联系的。”
  “审核部门以前有电话,两年前就不用了。”客服人员说,审核部可通过服务台电话打出去,会员是打不进去的,只能通过邮件联系。
  代理公司:“互助”是商业保险的弥补
  问起湖南泛华保险代理公司与e互助的关系,泛华保险代理公司的员工说,两者都属于泛华集团,系平级关系。
  “两者没有利益关系,我们公司只是推介e互助的业务。”许某说,“e互助弥补了保险的短板。”他解释,互助的成本比商业保险低得多,很多人嫌商业保险贵,他们就会推荐e互助。
  许某介绍,加入会员的操作过程中有健康告知条款,会员加入前需要认真看条款。“确实有很多会员没有认真阅读条款,不符合会员条件的也加入了平台。”他称,如果确实身体有条款里列明的情况或者有患癌症迹象等,平台是不予互助的。
  “我加入平台的时候,没人告诉我要仔细阅读条款,加入抗癌计划也不会像保险一样严格审查我的健康状况,很容易就加入了。”王某俐说,现在要申请互助了才发现,“审核互助申请像保险理赔一样严格,这明显不公平”。
  那么,王女士到底能否申请通过e互助平台的审核?加入这种网络互助平台到底有何风险?《法制周报》记者将进一步跟踪报道。


部门回复:

评论

  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/ 条记录

    发评论